民兵班长带伤战斗,扑向越军暗堡壮烈牺牲,留下5米血迹

陆天桂,广西横县平马公社良水大队的壮族民兵班长,1979年对越还击战时20岁。作战中,他配合边防部队九连攻打同登外围的339高地,在攻击越军暗堡时不幸中弹牺牲,荣立一等功,军委授予“民兵战斗英雄”荣誉称号。

1979年初,越军屡屡侵犯我边境,陆天桂十分气愤,主动请求支前参战。2月15日,他如愿加入了支前队伍。战斗打响3天了,前线不断传来我军杀敌的捷报,可陆天桂所在的民兵担架连,还在猫耳洞里待令,陆天桂和战友们十分焦急。

“火速往339高地运送弹药,配合九连作战!”上级的命令终于来了,陆天桂和战友们扛起弹药直奔战场。

夜深了,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,群山笼罩在黑幔帐中。民兵们扛着弹药在雨雾中艰难地摸黑跋涉。走在队伍前面的陆天桂,有时猫腰钻,有时跪膝爬,为战友们开路探路。他的脸和手被荆棘野草割伤流血了,也顾不上处理,一个劲地往前走。

再过一个山坡,就要钻出灌木丛了,陆天桂十分疲乏,脚跟一闪打了一个趔趄,幸亏一棵小树挡住了他的脊背,才没有滚下坡。踩松的石块和他的右鞋一起滚了下去,许久才听到跌进深谷的回声。

“天桂!”走在后面的战友陆镇安听到了响声,快步追上来察看,发现陆天桂扛着两箱弹药。

黎明时分,民兵们终于把弹药送上了目的地。339高地活像一只张牙舞爪的狮子,立在同登一侧。越军在这个高地上苦心经营了多年,筑起了层层明碉暗堡,把炮口枪口对准我国南大门。此刻,越军正凭借着坚固的工事,阻止我军经同登向谅山挺进。九连拿下高地两侧的几个山头后,又一鼓作气,向盘踞主峰的顽敌发起猛烈的攻击。阵地上,硝烟腾腾,战斗十分激烈。

下午,九连奉命撤下来休整,准备在次日凌晨6点以前拿下高地,为大部队挺进谅山开辟通路。为了不让越军有喘息的机会,连首长决定派出战斗小组,不断袭扰越军。

陆天桂觉得这是参战的好机会,他上前大声请求:“指导员,让部队的战友休息吧,袭扰越军的任务交给我们民兵!”

指导员一看,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身材高大、两眼炯炯有神的民兵战士。他说,你们民兵连夜跋涉运送弹药,也该休息一下,战斗任务还是由我们来完成吧!

陆天桂请战不成,看到一些战士摇着空水壶,吃力地嚼着饼干,认为不能直接参加战斗,就去找水给大家喝,这也是为了战斗的胜利!他从几个战士手里抢过七八个水壶,飞步往山下赶。

“轰隆!”越军的两发冷炮,在峡谷里猛烈爆炸,几棵大树被炸倒了,寂静的山谷里发出“咔嚓咔嚓”的断裂声。陆天桂伏在一个小土坎下,爆炸声一停,便一跃而起,弯着腰,沿着山脚,拨开低矮的草木丛,竭力寻找水源。可是整个山谷几乎都找遍了,连一丝半点泉水的痕迹也没有看到。

难道就这样空手而回?陆天桂紧了紧腰带,又继续来回寻找。突然,听到微弱的流水声隐约传来。他循声找到一壁岩石下,看到一线清澈的泉水,十分惊喜。

战士们喝上了陆天桂打回来的水。1979年2月21日凌晨,九连向主峰发起了猛烈的攻击。一场殊死的拉锯战激烈进行。越军的炮火猛烈,九连的一些战士倒下了。

“指导员,让我们也参加战斗吧!”陆天桂不管指导员答应不答应,就和民兵一道投入战斗。

陆天桂的4人战斗小组,插上主峰山腰,配合正在那里战斗的一班长偷袭主峰上的敌指挥所,其余14名民兵,则跟随九连正面攻击。

陆天桂带领3名民兵,利用夜幕掩护,灵活地从右侧的二号高地摸索前进。悄悄地往上攀行的时候,陆镇安踩中了一块被炮弹炸松的石头。石头往下滚,发出了“咯隆咯隆”的声响。越军如惊弓之鸟,猛然循声射击,子弹暴雨一般,打在陆天桂的身旁。他们匍匐在地,无法前进。陆天桂灵机一动,随手抓起一块石头掷向左侧,石头骨碌碌往山下滚,越军立即转移了火力,陆天桂抓住机会,巧妙地向右迂回,摸上了山腰,和一班长会合了。

一班长指挥着这个由战士和民兵组成的小组,隐蔽地向山顶的敌指挥所插去。当他们前进到离敌指挥所只有几十米的时候,意外的情况发生了。侧翼一个暗堡里的越军发现了他们,轻重机枪猛烈开火,严密地封锁了前进的道路。

“我去炸掉它!你们掩护!”一班长对陆天桂交待后,拿着几枚手榴弹翻身滚进了草丛,向前爬去。由于火力和地形的限制,一班长无法接近敌暗堡。

陆天桂决心把越军的火力引开,跃身朝另一个方向冲去,暴露在了敌堡前。越军集中火力,射向陆天桂的方向。就在陆天桂引开敌人火力的关键时刻,一班长一跃而起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敌堡前,迅速向敌堡里投进手榴弹。

“轰隆!”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,敌堡被炸哑了。枪声一停,陆镇安飞步向前,一把抓住陆天桂的手,关切地问:“你受伤了没有?”陆天桂摇了摇头,指着衣服说:“就是这儿烧了个窟窿。”

东方露出了晨曦,陆天桂和一班长各自带领的两个小组,穿过硝烟和晨雾,像两把钢刀一样直插敌人主峰阵地。这时,陆天桂离敌指挥所的暗堡只有十多米远了。担任爆破的一班长和一名战士相继负伤倒下。陆天桂回过头来对身边的陆镇安说:“你快去抢救一班长他们,快!”

没等陆镇安说话,陆天桂便端着枪,利用草丛和土堆的掩护,敏捷地向敌堡冲去。子弹在陆天桂头顶上呼啸,陆镇安看到树折土飞,硝烟翻滚,十分担忧他的安危。

“突突突!”在越军猛烈的机枪声中,陆天桂倒下了。他身中数弹,鲜血淋淋。陆镇安看到,陆天桂醒过来后,又将双手往地面一撑,想起来继续战斗,可是他的右脚不听使唤,鲜血不停地往外流,整个裤腿都染红了。

他用手拉着面前的草根,艰难地向前移动身体,爬过的地方留下斑斑血迹……离敌堡只有几米远了,他又昏迷了过去。

“突突突!”猛烈的枪声把他震醒,敌人暗堡向山下喷出一道火舌。陆镇安看到,陆天桂一跃而起,迎着火舌扑去,壮烈牺牲了。战友们发起了排山倒海般的攻击,旋风般地拿下了整个高地,为大部队挺进谅山打开了通道。

在越军的一个残堡前,战友们看到陆天桂爬过的地方,留下5米多长的血迹!
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江门特福庆配件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